美文故事大全_成语摘抄大全_祝福语诗歌大全_名言台词大全

网站首页 诗歌大全 正文

《诗歌是柔软的柳叶子》文章欣赏

2021-03-04 诗歌大全 6 ℃ 0 评论
【www.diffuseuk.com - 鼎峰文章网】

  自从在青葱的岁月读过席慕蓉和汪国真的诗歌,与大多数青年人一样,忽然迷上了诗歌。那时,思想的单纯和处世经验的肤浅,注定写不出深刻的好诗歌。祈望在诗意的天空飞翔绝非易事,报纸副刊所刊载的诗歌成了每天必读的功课,当一切成为习惯,诗歌的积累渐渐丰厚。偶然读到海子,读到顾城,惊奇于诗歌的写法竟然可以这么奇妙。我从网络的魔手里,翻出诗人的旧作和事迹,流下了迟到的眼泪。王、葵花、村庄、子宫、麦子、麦地,这是来自海子诗歌的意象,有多少个夜晚,手里握着诗人的遗作沉沉睡去。海子,这位才二十五岁就把生命付给冰冷铁轨的诗人,这位血肉与诗歌交融的平凡人,他的内心都让人读懂了吗?相信很多的人至今还读不懂。他带着沉郁和苍茫决然离开了尘世,此时刚好是春天,诗人故乡的麦子正在抽穗扬花,麦子应该比人类有灵性,它们知道了诗人的选择,将在一九八九年三月二十六日的春天离去,它们低下了谦卑而厚实的头颅,向诗人表达敬意,这个时候,许多人还活在混沌的岁月里,沉迷如何获得更多的金钱和的意淫之中。诗人的举动,惊骇了尘世,有些人突然觉醒,诗歌重新走进了众人的视野。当《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被誉为经典之作,我独爱《北方的树林》:

  “摘下槐花/槐花在手中放出香味/香味,来自大地无尽的忧伤/大地孑然一身至今孑然一身”。(节选)

  海子诗歌里独特的质地令人沉醉,文字的呐喊体现了一种难以言说的伤感和荒凉。海子以其生命祭奠了诗歌,也让每个写诗读诗的人没法忘记他。许多人在若干年后,不辞千万里,来到安徽高河海子的故乡,为他的坟墓献上一束鲜花,表达崇敬之情。海子诗歌如一根生命力极强的青藤,根植于我诗性的土壤之中。二零零七年,我写过这样的一首诗《海子,好久不去想你了》纪念诗人:

  “我曾经那么深深的热爱/你的孤独,你的麦田/二十五岁无法再长高的诗歌和生命/我也曾经深深的迷恋/山海关喋血的铁轨/迷恋黄昏和乌鸦/迷恋你像西藏石头般的爱情//而我好久不去想你了/不去想你的故乡高河,不去想/明月夜里的松树林,松果跌落,敲响/坟墓的声音,怕惊醒你的残梦/我不去想你了,真的不想,一个生命/美女和金钱都不要,我怎么可以想你//而我,需要你的不需要,在那口/人生的烂泥塘里,那么多娇艳的花朵开放了/那么多浑水摸鱼的事情和妙计在我的身旁上演/我只要伸手就可以摸到一大把/风和忧郁//海子,我好久不去想你了/对不起我昔日为你流下的眼泪/从那一天起,你的天空至今还很黑暗/我的天空再也没有光亮过/我说过。我再也不会去爱了,不要世界和诗歌/花朵和空气/想起你,我的内心一直在挣扎啊/没法破开厚厚的浓雾”。

  海子之后,顾城的诗歌是我最喜爱的。有人说顾城的诗歌是童心的奇想和精灵的语言的完美结合体,具有一种梦幻和纯粹的色彩。我想这样的说法有道理,顾城的诗歌给我语言和想象力的启迪。他的诗歌画面色彩感觉浓烈,形象生动,每一个意象的跳跃和联动,都显得那么恰当自如,仿佛是一道深山的瀑布,纯净、激越、灵动、自然。我记不清读过多少遍顾城的诗集了,他的诗歌几乎百读不厌。《永别了,墓地》是顾城诗歌的代表作,悼念和哀伤的语调是刻骨的,但不是直抒胸臆的呐喊,通过诗意的语言委婉叙说,达到震撼人心的魅力!请看:

  “我离开了墓地/只留下,夜和/失明的青藤/还在那里摸索着/碑上的字迹/摸索着你们的/你们的一生/远了,更远了,墓地/愿你们安息/愿那模糊的小路/也会被一个浅绿的春天/悄然擦去。”(节选)

  顾城是位有争议的诗人,原因是他是个杀人犯,然后自杀。可是顾城在中国诗歌的地位是用作品说话的,是中国朦胧诗歌的代表人物。大家都没法忘记,一个秋风料峭的日子,一九九三年十月八日,顾城在新西兰一个只有两千多人口的岛屿激流岛,亲手用斧头杀死了妻子谢烨,然后自杀。据说他所做的这一切均为情感原因,他爱着一位女孩“英儿”,苦于不能结合做出了过激行为。为情而轻视生命,这就是诗人顾城留下的一段惨烈历史。十多年之后,我在中国的大地上见到了顾城心中的“英儿”,这位令诗人不顾一切的女孩眼角已经爬满了鱼尾纹,尽管接近她令我强烈地想到顾城,谁又愿意去揭开那一段沉痛记忆的伤疤,以及惊扰在另一个世界安眠的诗人?顾城和海子一样令人无法忘记,他的诗歌为广大诗歌爱好者所热爱,纵然在金钱欲望横流的今天,依然像一片色彩缤纷,清丽秀逸的虞姬花,开放在文学的森林里,引人注目。

  海子和顾城,他们的作品如果已经潜移默化到我的血液和灵魂里,我一定愿意切开血管,让鲜血滴落在我的诗笺上,化成我的诗行。

  因为他们,我曾经固执地认为,中国固然有很多的诗人,爱上一两个诗人的作品就足够了!

  这么多年来,默默地写诗,在网络的世界里放飞梦想,这是许多“草根诗人”都在做的事情。

  市场经济大潮的涌来,文化多元的出现,诗歌逐渐失去了她作为文学桂冠的光环。一些有过盛名的 诗人不再写诗,大学生们不再像当年崇拜席慕蓉、汪国真那样崇拜诗人。诗人的诗集很难被出版社出资出版,诗歌刊物订数直线下降,诗歌不容易在公开刊物上发表。可是,诗歌并没有被百姓忘记,更多的诗人像一股河底的暗流通过民间通过网络涌现出来。我想,我是其中的一位。

  我喜欢写诗,我对所谓诗歌派系从不感兴趣,纵然有人拉我进去什么“道路”,我也认为我是独立的,我不是站在这个旗杆之下的写诗者。

  写诗的人需要真正的沉淀,悲伤的、挫折的、爱情的、快乐的、迷茫的、痛苦的、浮躁的……都需要冷静下来,不带半分功利去写作,去抒发性灵深处的东西,这是像地下河一样的情感,在冷酷的现实之下的涌动。感情的表面是压抑的,但隐藏的情感更加炽烈,犹如火山喷发之前的岩浆。

  从个人的眼光去发现世界,挖掘独到的看法,这是不是纯粹个人主义的写作,是不是没有半点社会责任感?这留待别人去争议吧。诗歌是一种艺术,你在遣词造句刻画内心的时候,就像歌星激情洋溢的歌唱、画家笔底的一幅画作、工艺大师巧手制作的一件工艺品。诗歌不仅仅是词语的刷新,更是内在的深入和改造,等于一块良田,经过诗人的辛勤耕耘,诗歌的土壤无论从内容到形式都显示了质的飞跃。不容否认,中国诗歌是有成就的。从几千年的唐诗宋词到五四前后的新诗出现,到带有浓厚政治色彩的革命诗歌,再到现在的朦胧诗,诗歌一直在改良、在学习、在提高。而每一次的提高,都显示出了诗人坚韧的探索精神和果敢的勇气。

  诗歌还应该是包容的。炒作或是是一个浮躁时代里某些作者的心理需要,但不代表主流。近年出现的“口水诗”、“下半身”、“梨花体”……如果仅仅给予谩骂指责也许没有必要,诗歌就是一个海洋,所有的鱼都有生存的权利。

  与炒作不同的是,沉默的诗歌终有井喷的一天。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发生了震惊中外的川北大地震!诗人们的激情爆发了,诗歌以最快的速度登上网站、媒体,一时被世人瞩目,佳作被广为传唱!诗歌像废墟里站起来的勇士,被人们热捧!这就是真正的诗歌,在为难之中挺身而出的诗歌,她比任何的文学艺术形式都要受人欢迎,更鼓舞人心,激励生者!这期间,汹涌的诗情,迫使我夜不能寐,写下了一组地震诗歌,表达了内心的哀痛之情。《来年春天,墓上的小草会生长》是其中的一首:

  “对不起啊,长睡不醒的人/只能将你们草草深埋了/大地这个玩笑开得过火了/也许来不及向最爱的人告别/更来不及思考/你们的天空就变换了//可我总是感觉/你们不会永远沉默/一定还会站起来/向活着的亲人微笑/挥舞着柔软的小手/传达内心的深情/这一天应该不会太久/最迟是来年春天吧/所有墓土上的小草都会生长/像小小的精灵/头上戴着漂亮的小红帽”。

  诗歌会帮助你做很多的事情,她就是你的好朋友,如果你懂她爱她将一生受用无穷。我想,诗人的黑夜比白天漫长,大风常常吹熄他们高举的灯盏,在沉沉暗夜里摸索前行,有着太多的沉郁和问号。在诗人的前方,走着屈原、李白、杜甫、白居易、李清照、苏东坡、纳兰容若……,他们的吟咏慷慨悲凉,而我的吟咏充满迷茫。城市发育,人心浮躁,可以供诗歌表演的舞台越来越少了,在诗歌的森林里,我不是最后一群留守者,相信会有更多的人喜欢这儿清脆的鸟声、清新的空气,喜欢诗歌灵感的脚印像野兔,爬过我心灵的沼泽地,喜欢诗意的野蘑菇和青草一样蓬勃生长……

本文来源:http://www.diffuseuk.com/shigedaquan/15866.html

Tags:柳叶诗歌柔软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