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故事大全_成语摘抄大全_祝福语诗歌大全_名言台词大全

网站首页 美文大全 正文

植物牛美文摘抄

2021-01-10 美文大全 4 ℃ 0 评论

  一

  八角城第一中学初一男生苏硕华,在他的博客上发了一篇短文,题目叫做《表弟的植物牛》。文章说,他表弟家一头牛犊不幸坠了崖,摔成了植物牛,表弟痛不欲生,云云。字里行间,他对表弟和牛犊都充满了同情。他在文章的最后说:“唉,谁能救救那可怜的半岁牛犊呢?”

  你可能听说过“植物人”,没听说过“植物牛”吧?植物人,就是躺在床上昏迷着,不死不活的人;那么植物牛呢,就是卧在牛棚里昏迷着,不省“牛事”的牛了。

  那头牛犊有个怪怪的名字,叫核桃。

  “核桃”这名字,是男孩核桃给它起的。男孩深爱着它和它的妈妈,在它还没出生的时候就给它起了名字,叫核桃。爸爸说:“你呀,你叫核桃,它也叫核桃,那不乱套了?”核桃说:“爱乱套就乱套,我俩就同名嘛!”

  那天下午,爸爸从大姑家吃喜宴回来(苏硕华考上了八角城一中嘛),套上车,带着核桃——我们就叫他核桃娃吧——去南山上拉玉米秸。爸爸赤红着脸将车装满,成为一个高高的大垛。可是爸爸仍不满足,用一把双齿钢叉把一捆又一捆的玉米秸往上甩,核桃娃则在垛顶上一一接了,继续往上摞,明明是挨着了云彩。然后,他们用枣木绞杠把车煞紧,这简直就是一座楼!老牛妈妈埋头弓腰,尾巴伸平如棍,四个蹄子抠牢地面,一蹬就是半尺深啊!一步,两步,走得真是艰难。核桃牛犊则由一根麻绳拴在车尾上,一步步地跟着。

  核桃娃后来断定,爸爸就因为被七八两白酒糟蹋得脑袋糊涂,眼力迷茫,让车轮轧塌了梯田的边棱,车和牛一起坠下了陡崖。车在山下变成了散碎板子,母牛摔坏了额梁骨,牛犊三条腿骨折,颈骨遭挫,陷入了昏迷。核桃娃记得,装车往家运的时候,牛犊的三条断腿被爸爸往车厢里折叠,自如如同双节棍……

  母牛还算是无大碍,可是嫩嫩的牛犊啊,即将走到生命的尽头。

  核桃牛犊被卸在院子里,静静地躺着。

  “能不能……救救它啊……”爸爸跟司马兽医说。

  “救救?知道这样,我就不来了。”司马兽医出语干脆,“它不光骨折,脑子也坏了,只是没断气而已。”

  “就……再也不能?”

  “你听说过植物人没有?它,是植物牛了!”

  司马兽医走了。夏侯屠户来了。

  “你怎么来了?”爸爸并没请屠户,口气不太高兴。

  夏侯屠户笑得下巴底下打哆嗦:“我听说老哥的牛犊子摔死了,我过来分割分割,装车方便呀。明天是大集嘛。老哥,开个价,你知道我这人厚道,不想白捡便宜啊!”

  “不!”核桃娃急了,“它没死!”

  爸爸把核桃娃拨拉到后边,跟夏侯说:“改天吧。我家核桃,小孩子小心眼儿,一时转不过弯来。”

  “我不是小心眼儿,核桃没死嘛!没死!它不死!”核桃娃翻着白眼看夏侯。

  “一根筋啊!”夏侯也翻着白眼看核桃。

  夏侯又对爸爸说,“老哥你别外行啊!瘦掉一斤肉就是10块钱知道不?兄弟我能给你亏吃啊?”他一边说着,掏出一个老长的油渍麻花的抹布卷,抖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宰牛刀。

  “去!你去!你坏!”核桃娃急了,他像羊顶架一样,顶住夏侯的小肚子,撅着屁股,一直把人家顶到大门外……

  二

  苏硕华接到一个莫名其妙的电子邮件:我可以拯救那牛犊,你可以把它发送过来。可是我估计你打不开发送密码。地球上乱七八糟的事情太多了,我也不能事事都管的。

  无骨伞星球老蚌含珠谨启

  苏硕华一开始很惊喜,有人能拯救牛犊?可是他很快就镇静下来。网络嘛,浩瀚如大漠,里面有几粒是真金子啊!再说啦,牛犊不是文本,不是图片,不是视频,可以发送吗?——胡说八道哩!

  很随意地,他在电话里跟核桃娃说起了这事。他没想到,核桃娃一听就认真起来:“表哥,你一定给我问问,你可不能放弃啊!一线希望也重要,表哥!”

  苏硕华这才看了看“老蚌含珠”那个邮箱,奇怪,那邮箱竟是:2@3.com.cn

  “我就回复一下,试试吧!”苏硕华嘟哝着,点击了“回复”,然后写下了这样一段话:

  老蚌含珠先生(或女士):我就姑且相信您吧。请问,一头牛犊怎样发送呢?您为什么还要设置密码加以阻拦呢?

  一小时后,苏硕华收到了对方的回复:

  老蚌含珠不想被人烦死,怕胡闹的多。非诚勿扰你懂吗!

  苏硕华想再问些问题,已经不能,因为对方要求破解密码:“有意联系,请置换全部星花。”

  他数了数,整整12颗星花。他用了一个晚上,阿拉伯数字,英文字母,12生肖,天干地支……反过来倒过去,怎么也没能成功。

  他把这扫兴的消息打电话告诉了核桃。核桃仍然不死心,说:“表哥,你一定要反复试验,不要放弃啊!”

  苏硕华安慰核桃说:“表弟,你也别太认真了,我们根本不知道是什么人在搞恶作剧,网络上嘛,儿戏多了,没准大猩猩都开哲学讲座。”

  “不——你不能不认真表哥!”

  核桃娃就是一根筋。

  三

  犹如苍蝇嗜血,几乎天天有熟食贩子登门来求购牛犊。他们都说,断了腿的牛没养头,迟早是锅里的菜!“早杀早轻松,牛是菜货,老哥你受这累干啥呀?”“越来越瘦,掉分量就是掉钱不懂啊?等着卖张破牛皮吗?”“你没听说吗,人怕见鬼,牛怕断腿!”听了这些话,爸爸动了心,可是碍于儿子的强烈反对,他难免犹豫不决。

  姑母给爸爸打来电话说,家养的牛,肯定没喂激素,到时候给她留30斤牛肉,包饺子,汆丸子,红烧牛柳。

  核桃娃气得跳脚,说:“做梦啊!做梦啊!”

  他已经不再哭泣了,他哭过了。他特别费力地用汤匙喂核桃牛犊一些小米粥和山羊奶,维持它的营养。他不怕胳臂酸痛,用蒲扇给牛犊驱赶虻蝇。不上学的时候,他就拿个马扎,在牛棚里陪着核桃坐。他依然像过去那样,用篦梳给核桃刮毛,依然像过去那样,用抹布擦亮核桃的蹄子。他不停地跟核桃说着话:“核桃,你不能死啊,我一定养活你!我们慢慢想办法!核桃,你听见了吧?”

  他求表哥在网上给他找医生,找药方,可是,能够医好植物牛的信息杳然不见。

  那天,狂风骤起,急雨袭来,还夹着板栗大的冰雹。牛棚朝东的一面是敞开的,核桃娃赶紧顶着一个大大的铝锅盖为牛犊做遮挡。牛棚里很快就积了深深的水,冰冷刺骨,他的腿都冻麻了。他就那么忍着,忍着,直到雨过天晴。

  苏硕华突然发现,老蚌含珠的密码少了一颗星花,变成了11颗。这当然意味着,破解的难度降低了不少。他努力回忆,是哪一次试探取得了效果呢?竟想不出了。

  核桃娃发起高烧来,三天两夜昏迷不醒。第四天一早,他一下炕就栽了一个跟头。妈妈拦他他不听,他要去牛棚里看核桃。

  啊,核桃呢?

  核桃娃惊出一身冷汗来。他急了,跟爸爸大叫:“核桃呢?爸爸,核桃呢?”

  爸爸像没嘴的葫芦,支支吾吾的。

  妈妈说:“核桃你就别……老想着了,夏侯……刚才给拉走了。”

  核桃娃二话不说,摇摇晃晃地抄近路跑到夏侯家。那夏侯,刚刚停下车还没卸呢。

  “你给我送回去!核桃我不卖!你要杀它,得先杀我!”

  夏侯笑道:“娃儿,杀你?你爹就一个儿子呀!”

  核桃娃说:“我家也就一头牛犊!”

  夏侯说:“一根筋!你爹咋生你这么个榆木头啊!”

  核桃娃一纵身就上了轻卡,抱住牛犊不松手,逼着夏侯送回了牛犊。

  苏硕华突然发现,老蚌含珠的密码变成了10颗星花。他努力回忆,是哪一次试探又取得了效果呢?还是想不出来。

  核桃娃听一位刘老爷爷说,大山里有一种月光草,或许可以接牛骨。不过,那月光草非常难得,刘老爷爷也是听他的爷爷说起过,没见过。刘老爷爷说,那月光草的特点是在月光底下会唱歌。核桃娃毫不犹豫,蹬起车子就去了距八角城北30公里的鲸山。

  “鲸山十二洞,洞洞有妖精”——这是古老的传说了,核桃娃不怕。可是哪个小孩敢在大山里过夜呢?

  “我就敢!”核桃娃拎一把白刃生光的长柄镰刀,在月光里爬峰越谷。他不怕乱石碰破腿,荆棘扎破手,一心寻找会唱歌的花草。石竹花不会唱歌,驴耳菜不会唱歌,桔梗、山葱、刺榆、野葡萄……都不会唱歌啊!月光草,你在哪里呀?

  几个夜晚过去,男孩几经往返,到底没找到月光草,他却扭伤了脚踝,脚腕肿得碗口粗。他不后悔,采回来一些最美丽的山花,给他的核桃牛犊编织了花环戴上。

  苏硕华再次发现,老蚌含珠的密码减少了星花。他不再回忆是哪一次试探取得了效果,因为他闹起腮腺炎,天天打点滴,破解密码的试验已经停止了好几天。

  他也没有打电话给核桃娃,他对所谓的老蚌含珠失去了兴趣,失去了信任。

  四

  半年过去了。多么漫长的180天啊。植物牛核桃能够活着,虽然一动不动,也已经成为一个奇迹。

  当然,在夏侯等人的眼里,疲累得日日消瘦的核桃娃是个傻得透顶的娃娃,他爸爸则是个没主意的“蠢货”。

  “表哥,你给我找到医牛的方法了吗?”核桃娃常常打电话问苏硕华,语气里尽是焦急。

  “你等着吧,”苏硕华应付道,“我一直找呢……”

  苏硕华在哄他的表弟。他等待的,是那植物牛死掉,到那时候,事情就会自然而然地结束了。

  可是,这天,他在电子邮箱里发现,老蚌含珠又来了邮件:

  把植物牛发过来吧。

  苏硕华试着进入“回复”,竟发现阻拦密码的星花全部不见了。

  他赶紧输入:

  请问:一头牛怎样发送呢?

  对方说:

  一根牛毛就够了。

  苏硕华说:我不明白啊!

  对方说:就拿在手里,打一下回车吧。

  苏硕华真想笑。不过,他想,咱就把玩笑一开到底吧!

  他打电话给核桃娃,让核桃娃送来核桃牛的一根毛。

  打开了发送窗口,苏硕华左手捏着一根牛毛,哒,右手打了一下“Enter”键。

  电脑上再没有任何反应。

  “游戏总该结束了,我的傻表弟呀,”苏硕华对核桃娃说,“让你的核桃寿终正寝吧,我想,以你的表现,它在天堂里也应该知足了!”

  “谢谢表哥了,”核桃娃伤心地说,“不过,我会让它活下去的……”

  苏硕华的妈妈——也就是核桃娃的姑姑——要留核桃娃吃饭,核桃娃没心情。“改天!”他说。他蹬起车子回家了。

  不想,他刚刚出了八角城,表哥追来了。

  “核桃,刚才收到老蚌含珠的新邮件,他说你太累了,他把你的植物牛变成了牛植物,那就好养多了,它呢,也就等于没死。你回家看看,是真的吗?”

  核桃娃没心思听,啥叫“牛植物”呀!

  核桃娃回到家,瞥一眼牛棚,竟发现牛犊不见了。“核桃呢?核桃——”他大叫起来。妈妈说:“那可不知道,夏侯可没来!”

  核桃娃进牛棚看看,啊,草料槽边竟长出一棵“仙人掌”来。当然,那不是一般的仙人掌,虽然有刺,它的模样却像一头小牛。

  “不——不——”核桃娃没进屋子,蹬起车子,风风火火地赶往八角城……

  五

  请你告诉可爱的一根筋吧,他的核桃,已经回复为一头活泼健康的牛犊。老蚌含珠向他表示敬意了。

  苏硕华收到这个电子邮件的时候,还不知道“牛植物”是否成真呢。

  核桃娃满头大汗地赶来了。

  “我说了,是游戏嘛。”苏硕华安慰表弟,“你不能生气啊,表弟。”

  “不是游戏!”核桃娃郑重其事地说。

  “难道……牛植物了?”苏硕华不顾语法,赶紧追问。

  “是,牛植物了!可是……”核桃娃也不顾语法,从简回答。

  “你亲眼见了?真的牛植物了吗?”

  “我亲眼见了,真的牛植物了,模样就像仙人掌,像牛。可是……”

  “那就不必‘可是’了,”苏硕华拍拍核桃娃的肩膀说,“我相信,尊敬的老蚌含珠已经让你的核桃牛复活了!”

  核桃娃回到家里的时候,人都累瘫了。他看见,核桃正在院子里跟老牛妈妈撒娇。那乌黑的大眼睛,那油亮的皮毛,那结实的四条腿,都显示着一股的朝气。它尥尥蹶子,撒撒欢,再回到妈妈身边。它明明断奶了,却还在调皮地吮着妈妈的乳头。

  “过来!”男孩四脚朝天地躺在院心里,笑眯眯地朝牛犊招招手。那核桃就过来,卧下,紧紧依偎在小主人旁边。核桃娃说:“核桃,你可真热乎……”

Tags:美文植物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