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故事大全_成语摘抄大全_祝福语诗歌大全_名言台词大全

网站首页 美文大全 正文

怒放的映山红美文

2021-02-24 美文大全 1 ℃ 0 评论
【www.diffuseuk.com - 鼎峰文章网】

  一

  阳春三月,气候正式回暖。俊雅如期接到外婆的电话,说已经到了鼎盛时期,要他赶紧过去。

  约了张生和李星两位色友(他们摄影界好友之间的戏称),启动俊雅的一辆小跑车,三人从浙江杭州出发直奔湖南的外婆家。

  第二日下午。外婆早算好了他们到达的时间,除准备了一大桌让俊雅惦念多时的地道湖南饭菜之外,还应俊雅的要求替他们准备好了三辆电动自行车。其中一辆是外婆自家的,另外两辆是从隔壁邻居家借来的。年过三十的俊雅还象小时候一样为了感谢外婆的有求必应,狠狠地抱住外婆不松手,不过现在的外婆在俊雅的面前已经矮下去半截了。

  在外婆家住了一宿,翌日吃过早饭,俊雅一行三人就蹬上了自行车,各自胸口挂一架佳能单反相机。吹着响亮的口哨,一路乘风疾驰。

  俊雅,三十三岁,身高178公分,浙江某书法协会成员、某摄影协会成员。业余从事书法和摄影教学工作。常年在全国各地搜集镜头。尽管已是一个五岁女儿的爸爸,但看上去仍然是一个帅气逼人的大男孩。开怀的笑容让所有见过的人联想到三月的阳光:和煦、明媚、温暖。一件薄薄的灰色羊绒套头衫,黑色牛崽裤,黑色嵌白条运动鞋,装束出一个富有浓厚都市气息的活力青年。就象他的名字一样英俊又儒雅。

  张生、李星,俊雅的发小。从小一起长大,一起玩摄影。但他俩有朝九晚五的工作,这次是双双请假,为了和俊雅一起抓拍映山红的镜头。

  他们骑着电动车在蜿蜒的山路上飞驰,目的地是当地最高的山峰——军山。小时候就知道军山岭上的春天,是映山红的盛会时节。多年来一直惦念着这次出行,可因为一些原因总赶不上最佳的时候。这次能如愿赴映山红的约,让俊雅心头十分畅快。

  他们说说笑笑,评论着山路两岸青翠的山景和不停往鼻孔里钻的浓郁花香,赞叹着这种见不到花影也能闻到花的味道的空气。两岸的树丛中不时铺着团团火红,那就是他们这次的拍摄对象——映山红,但是,他们只是一路观赏着,目标是军山岭那传说中的花海。张生笑着对俊雅说,如果在这种环境里生活,你的头发就不会未老先蓑了。俊雅摸摸自己的脑袋,三分尴尬地笑着附和说是,是,是,心头掠过自己寒冷的婚姻生活。那天,俊雅在镜中发现自己头顶的发根已经有了发白的迹象,虽然不是很明显,但是仔细一瞧还是让人看得出来的。朋友都说自己是不是缺少什么维生素,怎么年纪轻轻就开始白头了。每次对这种询问,俊雅都是一笑付之,说少年白头万事不愁。不愿再以此为话题展开讨论。

  在慢慢的前行中,他们发现每一座山头后边都有一座山坳,每一座山坳里都盘踞着一个小村庄。一个村子里大概有十余户人家,鸡、鸭、狗等家畜家禽在村子里散漫地觅食、鸣叫。炊烟在各个屋顶漫不经心地袅动。有晾晒的衣物挂在每一家屋门前牵起来的长绳上随风飘摇。有农人在田野里赶着牛耕田,有系着围裙的妇人在门前打扫,有小孩子撒着欢相互追赶嬉闹。屋后的半山腰有稀稀落落的映山红点缀着。这一切看过去就象是一副动态的画面,静止中流动着生活的气息。

  俊雅有些入迷,感到有东西随风潜入了他的脏腑。脚步逐渐地缓下来,眼睛却在四周有意无意地搜索。似是想抓住一个主题,一个关键词,来解释心中这种瞬间产生的触动。相机在胸前晃动。

  可供三人并行的乡路在山间蜿蜒曲折,无限延伸。透明的阳光悄悄爬上了山顶,树梢上象涂了一层亮闪闪的油漆。

  山路越来越曲折,越来越坑坑洼洼。路上凸起来的青石子颠簸着车轮,让原本就不习惯走山路的他们不得不跳下来推着车前行。俊雅忽然象是自言自语地说:怎么越来越觉得走到了生活的源头?越来越有生活的气息了。都市的生活节奏紧张得让人没有时间感受生活,这里的生活看起来不紧不慢,倒是别有洞天了!

  其实,张生和李星也有同感。生活似乎藏在每一根草叶间,覆盖在每一块青石板下,似乎一不留神它就会蹦出来加入你呼吸的气流。

  二

  他们一路观赏一路走。前方出现一头庞大的水牛。乌黑的脊背。仰着长长弧度的角,正将头探到山岸上去咬那些茂盛的嫩枝叶。“呵,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李星笑着喊起来。“是插在牛头上。”一个女子的声音随即响起。

  俊雅把目光推过去。看到牛的头上绑了根小指粗细的缰绳,在牛的头顶部两角之间的绳子缝隙里插了一簇鲜红的映山红。而牛的背后隐藏着一个牧牛的女子。正是这女子在纠正李星的说话。

  这声音平静如水,温柔似水,明朗若水。他们看到:水波一样流转的眼睛嵌在一张粉白红润的脸上,眼光扫过俊雅时,俊雅仿佛感受到一股柔和的风拂过心头。这是一位映山红一样明媚灿烂的少女!她的唇是花瓣一样丰满的鲜红。未施脂粉。不惹尘埃的光鲜!

  小暖,二十五岁,军山村一户人家的小女儿。在乡政府从事出纳工作。今天是星期六,因此,在家闲着没事帮父母放牛。

  “对对对,是插在牛头上!”李星满脸堆笑急急地附和着纠正自己。“这牛可真有福气,还有这样一位美若天仙的人儿替它打扮!”李星开始玩笑起来。

  小暖忍不住一笑,顺水推舟也将李星玩笑一把:“羡慕它?那让我也帮你插一朵?”

  俊雅和张生听了不觉得哈哈大笑,弱智的李星凭白让人家比作了牛!李星倒是美美地心甘情愿地当起牛来:“好好好!不过得请小姐帮我也弄根绳子系上!”

  一时间四个人全笑翻了。乡路上有阳光在荡漾。俊雅打量着小暖:身高在165公分左右,匀称修长,又长又顺的黑发用一根黑色的小皮筋轻缠随意垂在背后。纯白的套头绒线衣,蛋黄格子直筒长裙,脚上是一双看起来有些旧的布鞋,想是专门为放牛而穿的。俊雅忽然有一种与她很接近的感觉。猛然间又象有东西随风潜入了他的脏腑。

  小暖收回笑声,换上微笑的面容,拉起缰绳欲备离去。那背影似晨云一样的轻柔。俊雅着急地马上叫住她。“小姐!”

  小暖回过头来,一下子接住了眼前这个男人投递而来的神情。她看到那眼神里有不舍,有焦急,似乎还有一丝忧伤。她在心底微微一震。不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将会和自己有些什么关联。小暖疑问地嗯了一声。

  俊雅换了副眼神问:“请问到军山岭还有多远?”

  “就在前面。”小暖抬起修长的手指向前方。

  他们抬起头看向远方,发现在几座重叠的山峰后面有一座更为突出的山尖,被隐约的红色覆盖。

  “看起来还蛮远的。”俊雅自言自语道。

  “要去岭上拍映山红?”小暖轻风吹水一样地问他。

  “嗯。”俊雅把远处的目光收回,投向眼前这个——纯净的女子——他似乎还想不到更贴切的词来形容她。

  “其实,一路上都有不错的风景,不是只有岭上才有好的镜头。你们一路看过去,就不会觉得路程遥远。”

  “是吗?”俊雅有些惊讶地看着小暖。牧牛的女子,尽管看上去就知道不一般,但是,没想到她对自己的摄影也似乎有些在行。他们是冲着是映山红而来的,完全没有想到要为中途留影。就连刚才看到那一幕让他触动的景象,他也没有想到要举起相机。小暖的这一提醒倒给了他一个方向。“请问,可以请你做一回模特吗?”俊雅小心翼翼地问。

  “啊?”小暖倒是有些惊讶。一下子愣在了那里。

  俊雅于是把自己一行三人的来处和来意介绍给了小暖。小暖也简单介绍了自己。她的职业是财务人员,专业却是美术。她是有意选择了一项与专业不对口的职业,她说,我的爱好不是用来赚钱的。

  “你们现在赶到岭上可以拍到映山红最活力的镜头,但是,如果是凌晨,你们就可以拍到带露含羞的花了。一日当中,不同的时分花有不同的面貌。”小暖说着。发现牛已经跑得老远了。她于是丢下他们三人,径自去牵牛。

  剩下俊雅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乎在征求对方的意见。一天当中花的不同面貌?看来明天还得再来。可是,要在凌晨赶到岭上,那得天没亮就出发呀!

  “先去看看再说!”李星说着,推起车往前迈。

  俊雅和张生也无主张地跟着李星迈开了步子。

  迎着他们,小暖正牵着牛往回走。俊雅突然把车立好,端起相机将小暖和那头黑幽幽的老水牛收进了镜头。

  小暖解意地冲他微微一笑。俊雅心头有些潮润。他感到有一种不解的情缘正向他走来。可是——

  小暖经过他们的时候,微笑着冲他们三人摆摆手,说了声“再见”,象水流一样缓缓流过他们身边。张生和李星回复着小暖的“再见”,扭头目送她的背影。俊雅却没有回过神来。心中仿佛一片空白。等他转过头去时,看到那个叫小暖的女子已经离他很远很远了。她的身影在浓烈的绿色背景中渐成一颗白色的幻影。

  张生和李星行至远处时发现俊雅还待在原地,不知道他的心里此刻正在上演一幕故事

  三

  来到山脚下时,已近中午。太阳变得热情洋溢,使俊雅一行三人满身汗意盈盈。抬头望向岭上,团团花红云一样光耀了整片天空!这就是传闻中的映山红的盛会了!俊雅不由得舒心地笑出声来,对着张生和李星喊了起来:“兄弟们,咱们跋山涉水翻山越岭千辛万苦地终于来到咱们心中的圣地了!”李星和张生扯着脖子冲着山上大声地长长地叫喊!

  把电单车寄到山脚下的一户人家,他们便迈开长长的腿,沿着陡峭曲折的小山路往岭上进军。

  依着山路,一条细细的清澈水流欢快地奔驰而下,水流的两旁盛开了许多花瓣纯白、蕊部金黄的石仙花。石仙花的花瓣边沿象被手巧的姑娘撕成了绵绵碎碎的花边,使整颗花朵儿看起来柔情万千。冬季被积雪冻过的落叶重叠在低矮的草丛之上,随着行人的脚步沙沙地翻动。空气中弥漫着花香、枯叶和新生的枝叶草芽的复合味道,这充满了浓春气息的味道使得雅俊和张生、李星不停地深呼吸,似乎要换去脏腑积压已久的废气。

  映山红树庞然高大,紧凑的花瓣争相绽放在修长的花枝上。俊雅三人兴奋不已地向上攀登,一边响亮地吹着口哨。

  等到太阳笔直地照射在大地上时,他们终于来到了最高峰的峰脚下。只见峰脚的平地处是一片金色的花的海洋!那是一种叫不出名的野菊般大小的花朵,浓郁的香味吸引着成群的蜂蝶,耳边传来的蜜蜂的嗡嗡声响有如火车轰隆。同时在喧闹着山野的是一片又一片活力的学生团。通过询问,俊雅他们得知学生们是来春游的。此时,学生们正三五个一堆坐在草地上野餐。看着这片热闹的景象,俊雅和张生、李星也热情高涨,很快就加入了他们的谈笑风生。

  午餐过后,也来不及休息,三人便拎起相机扑到了花的海洋。其实,山上不仅映山红的盛相让人惊叹,站在山腰向山脚的四周看去,还有翠绿的竹林和密集的灌木丛象一床一床的绿色棉被铺盖在眼前。心中的畅意油然而生!

  越往山顶,映山红开得愈加热火朝天!整个山头被花色包裹着!那些鲜红的花瓣张扬着生命的热浪!参差的花蕊在风中微微的颤动,似无声的琴弦弹奏着春的乐章!

  俊雅三人拍了不计其数的映山红的镜头,也拍下了学生们那些青春年少的脸庞。有道是:人面山花相映红!

  下午四点左右,收获颇多的俊雅三人拖着有些酸软的脚步从最高峰一步一步磨蹭下来。行至腰间时,他们隐约感到有一股热浪从山下推上来,同时看到有飘摇的烟雾扶摇直上。似是山下起火了!

  “快跑!”俊雅大喊一声,三人齐转身向山顶猛攀!

  突然有人从侧面冲来拉起俊雅的手往另一个方向跑去。那人边跑边喊:“快跟我来!”

  俊雅来不及多想,只跟着那只手奋力地跑。张生和李星也随着她的声音紧跟其后。

  朦胧的意识中,那是一只熟悉的手,那么紧张又温软地拽着自己的大手拼命地跑着。

  不知道跑了有多久,似是一个世纪,又似是跑了整整一生。穿过密集的映山红树丛,绕过密不透风的荆棘林。俊雅就这样跟着这只手跑着,甩去了对身后火势的恐惧,抛开了长时间来在头脑中缠绕的繁杂思绪,蒸发了胸中不可言传的积郁。

  她停下来,松开被她握得汗盈盈的俊雅的手。双手伏住膝盖不停地喘气。张生和李星瘫倒在这片宽阔的菜地。回望山顶,浓烟与火灰正冲击着这一片天空!噼啪的声响震彻山谷。

  在他们周围是一队一队的学生团,老师们正焦急地点着人数。

  俊雅终于清醒了意识,是小暖带他们逃开了山顶那一场火灾。他站到小暖的面前,盯着她通红的脸庞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小暖抬起头来,看着俊雅深邃的眼睛,浅浅一笑。“我也想来赴这花的盛会,没想到花海变成了火海!”

  “你怎么找到我们的?”俊雅不解地问。

  “我没有找你们。我只是一上山就往山顶爬。本没有方向,随意转着。突然发现山下有浓烟,知道又起火了。就赶到主道上来看看有无游人。没想一下子就看到你们还在往上爬。”小暖告诉他们,山中着火时不能再往山顶跑,因为火势会不停地上蹿,要找到缺口往山下逃。找到空旷的地方,才不会被火吞没。

  原来,每年的这个季节都会有不少的游人前来观赏映山红,同时学校也会组织同学们来这里春游。有时学生们贪玩不顾老师和守林人的提醒,不小心散播了火种便会引起火灾,也有游人不注意将未灭的烟头丢在了地上,已经被太阳烘干的枯枝败叶很容易被点燃。几乎每年都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但因为预先有准备,火势一般都会及时得到控制。但今天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大火竟然烧到了山顶。

  他们三人被小暖丰富的常识所折服,顿时对她充满敬佩和感激。

  小暖此时却感到脚掌心一阵钻心的痛。坐下来一看,天哪,是刚刚狂跑时不小心被一截小树枝穿透运动鞋刺进了脚掌!血将白色的袜子染了个通红!他们三个不由得紧张起来,一时不知怎么办才好。俊雅不由得上前双膝跪到地里轻轻捧起小暖受伤的脚,口里不停地自言自语:“怎么这么不小心!”

  俊雅抬起眼睛,发现小暖正满含泪光地注视着他。在那双长长的睫毛下边,藏着无限的心思和他不敢相信的柔情!

  她的泪水终于挂不住地留了出来。那么平静地展现在俊雅的眼前。

  两双眼睛在彼此的内容里不停地搜寻和表达。

  原来,真正的知悉并不需要铺设太多的来龙去脉。在这样相对的时刻里,有别人相处一生也争取不来心领神会。

  天色渐渐暗下来。俊雅背着小暖一步一步地往山下走,张生和李星离他们不远紧跟其后。

  小暖伏在俊雅宽厚的脊背上,说着梦呓一样的话语。

  不要熬夜,不要吸烟,不要生白发,不要受伤,不要忧郁……

  身后的山上火势已经得到控制。凉风吹散了浓烟。侥幸逃过一劫的映山红仍在山顶奋力地绽放着它们的生命!

本文来源:http://www.diffuseuk.com/meiwendaquan/13858.html

Tags:映山红美文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