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故事大全_成语摘抄大全_祝福语诗歌大全_名言台词大全

网站首页 故事大全 正文

有愧的良心_杂文故事

2021-04-09 故事大全 25 ℃ 0 评论
【www.diffuseuk.com - 鼎峰文章网】

  陈雪妮和刘大伟都是低收入的打工者,结婚两年多了,虽然日子过得紧巴,也还没孩子,但他们夫妻间的感情一直很好。

  有道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前些时雪妮的肚子常闹病,去药店买了好几种药,吃了也不见效果,大伟听人说郊外的山里有一种草药当偏方特别灵,这天便骑着摩托车去采。没想到回来的路上一不留神,连人带车摔下了几十米深的山沟……

  料理完大伟的后事,陈雪妮还没从悲痛中挣扎出来,老毛病又犯了,而且这次病得比以前更重,婆婆只好硬拉着她到医院去看大夫。经过检查,大夫说她体内生了一个肿瘤,虽然不是恶性的,但这种瘤子的病理比较特殊和复杂,拖延下去后果很难预料,必须尽早住院动手术,千万别舍不得花钱。此时,手头拮据的陈雪妮和婆婆才想起,大伟生前曾保管着一张两万元的银行存单,这两万元本是为雪妮将来生孩子准备的,是他们夫妻的共同积蓄。

  然而,陈雪妮翻遍了丈夫所有的遗物,却怎么也找不到那张存单。最后她到银行去挂失,谁知银行经过查询后告诉她,那张两万元的存单已在一年前被刘大伟取走了。

  陈雪妮懵了,丈夫在生活上一向没什么恶习和不良嗜好,他把这两万元钱取出来花到哪儿去了呢?莫非是借给别人了?可如果是借给别人,那也该有个借条呀,而且,丈夫又为何要瞒着自己的妻子和家人呢?

  眼看那两万元的去向不明不白,死无对证,陈雪妮简直有些绝望了。

  这天,她到银行自动取款机上,正打算把自己银行卡上仅有的几百元钱取出来应急,却意外发现自己的卡上居然多出了一大笔钱,整整两万元。这钱是哪来的?

  听说有这种好事,婆婆一下子乐坏了,说:“兴许,这就是从大伟手里借钱的那个人还来的呀,咱快拿这钱去医院,办住院手续吧!”

  可是陈雪妮却摇了摇头:“妈,这笔钱如果是谁借了的,那他为什么要用这种还钱的方式呢?恐怕没有这么简单。”她去银行请工作人员帮着查一查,发现那两万元的汇款地是本市的一家银行营业所,汇款日期是两天前,也就是她去医院看病当天,汇款人是一个陌生的名字,叫林雅娟。

  林雅娟是谁?陈雪妮去刘大伟生前工作的公司去打听,又问遍了所有平时跟他交往过的朋友,最后才得知,刘大伟生前曾经跟一个名叫林雅娟的女人有过来往。她是个二十多岁的姑娘,人长得很漂亮,原先跟他是公司的同事,后来林雅娟辞职了,谁也不知道她后来去了哪里。

  凭着女人特有的敏感,陈雪妮觉得其中必有隐情,这个叫林雅娟的人不仅知道陈雪妮的银行账号,看来对她目前的处境也了如指掌,这就说明林雅娟和刘大伟的关系非同一般。

  难道丈夫生前背叛了自己?想到这里,陈雪妮心里很不是滋味。

  这天,婆婆正在家里劝慰着默默流泪的雪妮,忽听有人敲门。

  婆婆打开门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年轻女人,女人长得端正漂亮,满是倦色的脸上带着怯意:“请问,这是陈雪妮的家吗?”

  “是呀是呀,雪妮她在家呢。”婆婆连忙将那女人迎进了屋里。

  陈雪妮打量着她问:“你是……”

  女人淡淡地笑了笑:“你不是在找我吗?我就是你要找的林雅娟。”

  “你就是林雅娟?”陈雪妮怔了怔说:“我想知道,我那卡上的两万元钱是怎么回事。”

  “那是我还给你的欠款。”林雅娟拿出了那张借款的回执:“我和你家大伟以前是同事,这钱是我开服装店的时候向他借的。我知道你现在急需用钱……刚才我去医院没见着你,所以就直接找到你家里来了。”

  陈雪妮看过那张回执,又打量了一下林雅娟,话中有话地问:“借钱还钱是光明正大的事情呀,可你为什么不当着我的面还呢?”

  “大伟已经不在了,当初我借钱的事,听他说好像也没告诉过你,现在我怕这事说不清楚,反而让你误会。”林雅娟红了脸说:“嫂子,你放心吧,大伟是个好人,他很爱你的,我和他之间没有什么……”接着,林雅娟又告诉陈雪妮,说她已结婚一年多了,自己和丈夫的感情很好。

  等林雅娟离开后,婆婆大大松了一口气,对雪妮说:“好了好了,我看这个林雅娟也不像是那种坏女人,既然人家把事情都说明白了,这下你该放心了吧!”

  第二天一早,陈雪妮就在婆婆的陪同下去了医院,到了医院门前,发现林雅娟已经等候在那里。早上医院总是特别忙,见林雅娟主动忙前跑后地帮自己排队、递单,累得满头是汗,陈雪妮心里却又犯起了嘀咕:这个女人为啥要对自己这么好呢?难道就因为这两万元钱的债吗?

  果然,接下来发生的事,让陈雪妮如坠冰窖。

  就在陈雪妮准备交两万元钱办理住院手续的时候,迎面跑来了一个年轻汉子,嚷嚷着问道:“谁叫陈雪妮?”见陈雪妮回过头来答话,汉子打量了一下她,怒气冲冲地说:“你知道你老公活着的时候,都干了什么好事吗?”

  陈雪妮被这话问懵了:“请问你是谁?”

  “我他妈是戴绿帽子的!”那汉子“啪”地将一样东西摔到陈雪妮面前,竟是刘大伟和林雅娟在一起的两张合影。

  还没等陈雪妮回过神来,汉子又揪住一旁的林雅娟:“妈的,我那两万元钱呢?你快还给我!”

  “什么……”陈雪妮捏着手里的两万元,顿时心中一凉,她正要问个究竟,只见那汉子上前狠狠甩了林雅娟两记耳光:“妈的,以前听外面风言风语老子还不信呢,今天才算是找到了证据!”

  原来这汉子就是林雅娟的老公,今天他回家取钱急用,翻箱倒柜找不着钱,却无意中发现了妻子和刘大伟的照片,他把这事儿前前后后一联想,便悄悄盯着妻子跟随到医院来了。

  此时此刻,陈雪妮见林雅娟在一旁并不争辩,心中已经明白了八九分,她当场将那两万元钱朝林雅娟一丢。汉子怒气未消地哼了一声,上前捡起钱扬长而去。

  面对着伤心流泪的陈雪妮,林雅娟满脸愧疚:“嫂子,我对不起你,现在我把一切都告诉你,只希望能得到你的原谅。”接着她低下头,慢慢讲述了自己和刘大伟的一段往事: “一年前,我在那家公司上班,和刘大伟是同事。公司老板心术不正,经常借工作之便对我动手动脚,我心里虽然十分厌恶他,可为了保住饭碗,也只好忍气吞声。这事儿被刘大伟发现了,每当关键时刻,他总能恰到好处地出现在老板面前,不显山不露水地替我解围。时间长了,我们有了共同的话题,也有了工作和生活上的互相帮助,可老板嫌刘大伟碍手碍脚,借故辞退了他。刘大伟离开不久,我为了摆脱老板的骚扰,也辞职离开了那个是非之地。

  “可我是一个远离家乡的女孩子,我的老家很贫困,没有工作的我在城里又怎么生活下去呢?刘大伟四处张罗,还瞒着你借给了我两万元钱,在他的帮助下我开了一家服装店。出于对大伟的敬重和感激,我特意请他吃饭,那天晚上我们俩都喝了不少酒,酒后一时冲动,我倒在了他的怀里……

  “自从那次以后,大伟就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中,一直觉得对不起你。”说到这里,林雅娟慢慢抬起头来:“说实话,我曾经表露过对大伟的爱,可是大伟说,他虽然也爱我,但他和我这种感情与他和你的感情相比,还是单薄了许多。由于自责和愧疚,不久他就和我断绝了来往,我就跟现在这个男人结了婚。”

  听完林雅娟的叙述,陈雪妮久久没有说话,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虽然刘大伟已经不在了,可是作为深爱着自己丈夫的妻子,陈雪妮仍然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现在,她宁可放弃那两万元的债,也不愿再去咀嚼这样的痛苦和失落。她怨恨地朝林雅娟说:“你走吧,我不想再见到你!”然后含着泪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医院。

  为了给陈雪妮治病,婆婆无奈之下赶回乡下老家借来了钱,又经过一番苦苦的劝慰和开导,终于让拒绝做手术的陈雪妮办好了入院治疗手续。

  在医院里,陈雪妮的手术进行得非常顺利,给她主刀的是个中年大夫,是这家医院里最权威的医学博士卢主任。卢主任不苟言笑,对病人也一板一眼,属于很让人敬畏的那种大夫,可他每天除了查房时对陈雪妮特别细致外,下班的时候还一次次前来为她查看病情,问这问那,对她照顾得格外周到,这让陈雪妮心里很纳闷。

  一天晚上,病房里没别人,陈雪妮忍不住向身旁一个小护士打听卢主任的情况。

  小护士一听笑了:“哈,我还没问你呢,有个姓林的女的,好像跟我们卢主任是同乡,天天都来医生办公室找我们卢主任,软缠硬磨地套近乎,说你是她的亲嫂子。可我怎么就没见她到你的床边来探视呢,到底是不是呀?”

  陈雪妮这才明白自己受到特别关照的缘故,心里不由对林雅娟生出了一种别样的感觉。

  由于受到了特别关照,陈雪妮康复得很快,半个月后她就顺利出院了。这天,她跟婆婆说起去乡下老家借钱为自己治病的事,婆婆却叹了一口气说:“其实当初,我去乡下老家的时候,由于时间太紧,我并没有筹到钱,是空着手回来的呀。”

  陈雪妮感到很是意外:“那,我这看病的钱……”

  “就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那个林雅娟找到了我,她把两万元钱交到了我的手里,说这钱是她自己还给你的,并且叮嘱我暂时不要告诉你。”婆婆接着拿出了一封信:“这也是林雅娟给你的,她让我一定要等你的病好了以后才能交给你。”

  陈雪妮接过信拆开,上面是这样写的:

  “嫂子,我把服装店盘出去了,在你最需要的时候,我总算还上了这笔不为人知的良心债。虽然由于这笔债的浮出水面,我被无情的丈夫抛弃了,但我并不后悔,因为我留住了人生最宝贵的东西,那就是良心……”

  几天后,陈雪妮辗转多处,在一个劳务市场附近找到了正在孑然徘徊的林雅娟,望着憔悴疲倦的她,陈雪妮上前轻轻拉起她的双手,说:“走,嫂子帮你去找工作!”

本文来源:http://www.diffuseuk.com/lizhigushi/21632.html

Tags:杂文良心故事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