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故事大全_成语摘抄大全_祝福语诗歌大全_名言台词大全

网站首页 故事大全 正文

挖坟的幸福_情感故事

2021-04-05 故事大全 16 ℃ 0 评论
【www.diffuseuk.com - 鼎峰文章网】

  走到学校的东南角, 穿过那片小树林,那里有座坟。可是学校里怎么会有坟呢?所有的人都会这么想,但你绝对想不到,这座坟不是一般的坟。

  当然,这座坟不是什么时候都能看见的,只有到了午夜十二点,并且生日属阴的人才能看到。

  而当你看到这座坟的时候,就说明你的运气来了,因为只要刨开这座坟,你就能找到心爱的人。

  有人间,心爱的人怎么会在坟里?

  嗯,这个问题问得好,但今天就讲到这里,想要知道答案,明天同一时间请继续收听,谢谢,再见。

  随着声音结束,我颤抖着关上收音机,就是最后那句像是回应我的话,真是太诡异了。

  我摇醒睡得正香的徐磊: 快给我起来,收音机出鬼了!

  徐磊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听我说完,立刻来了精神: 什么,出鬼啦?哈哈!

  在徐磊的语气中,怎么昕都是高兴。

  徐磊看我神色不对, 嘿嘿一笑说: 实话告诉你吧,你确实是见鬼了,这个“姻缘情说”节目其实是带有诅咒的。只要听了,就会中这个诅咒。想要解开诅咒,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在三天之内,再找一个人给他听,只要有人听了,诅咒就会解除。

  不是吧,这么扯,中个诅咒就这么容易吗?

  我说的是真的。

  既然你都知道,那还来害我?我一把揪住徐磊的领子。

  强哥,有话好好说。兄弟我也是没办法,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我找了很多人,可这年头谁还听收音机啊?没想到正赶上你问我怎么泡妞,我一想就把这个节目介绍给你了,而且我不是已经把解除诅咒的方法告诉你了吗?到时候你再找个人,让他听了你不就没事了!

  我暗自后悔,就因为前几天晚上那几个春梦,让我联想到我暗恋着的白琪。白琪是学校第一美女,我知道自己根本没有机会,这才请教徐磊泡妞秘诀,没想到遇到了这事儿。

  我一皱眉,问: 如果解除不了会怎样?

  徐磊歪着脖子想了想说: 知道上个星期死的那个孙浩吗?

  我点点头: 果然是好兄弟,我要是解不了诅咒,就拉着你一起去死!

  徐磊没有说话,一下子怔住了,我看了看徐磊,感觉有点不对劲儿。我推了他一下,他竟然倒在了床上。

  我上前一探他的呼吸,竟然没气了!

  我大惊失色,连忙摇晃着徐磊,喊着: 徐磊,快醒醒,快醒醒!

  没想到此时徐磊白眼儿一翻,艰难地吐出几个字: 去找黄雪......

  刚说完,徐磊再次倒在了地上。

  那个坟

  见到黄雪时,距拉走徐磊的尸体己经过去十多个小时了。说是尸体,其实并不准确,因为他还有生命体征,但就是不能说话、不能动,如果形容得准确一点儿,就是植物人。

  黄雪摇了摇头说: 看样子还是晚了,徐磊还是没有解除诅咒。

  我惊呆了,不是说三天吗?

  黄雪说: 诅咒就是鬼害人,中了招就被害了,能不能破解也要看运气。这样看来徐磊的运气还是不够好。

  我呆呆地问: 那我怎么办?

  我可不建议你去害人,这样一个传一个,只会增加更多的伤害。

  那我怎么办?徐磊临走前让我来找你,你可别见死不救啊!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黄雪,以前都是听说,黄雪是学校里最丑的女生。果然传说是骗人的,黄雪非但不丑,而且还很漂亮,像我的女神白琪一样。

  黄雪说: 办法不是没有,可是这个办法有点儿危险。

  我忙问: 什么办法?

  挖坟!

  挖谁的坟?

  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每晚的故事里,都是挖坟,可见这件事一定和那座坟有关。我想收音机里说的学校东南角的坟,肯定就是我们学校的,而收音机里说了,挖开那座坟说不定能看见什么。

  挖坟跟诅咒有什么关系?搞不好我的诅咒没有解,再惹上一个厉鬼。

  你听不听我的?如果想要活命,就按我说的去做。

  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黄雪是怎么知道收音机里的内容的,难道她也听过?先不管这些,既然她说了,就要去试试,毕竟这是现在唯一的办法了。

  好,那就挖坟。不过收音机里不是说那座坟只能午夜十二点才能看到吗,难道我们一定要十二点去?

  一想到半夜去挖坟,我就不寒而栗。

  一定要。

  好,今晚我们就去。我下定决心说。

  谁跟你去, 这事又跟我没关系。

  我......我无语了,美女都这么狠啊!

  我又想到白琪,我要先去找她表白,万一今晚挖坟行动出了什么事儿,也不至于遗憾终生。

  我来到她们宿舍楼门口,打她电话,一直都没人接,幸好碰到她的一个同学,她那个同学说白琪已经回家好几天了。

  看来天意如此,我只能回寝室准备工具,进行今晚的行动。结果我还是生拉硬拽地找到一个损友刚子陪我一起去,毕竟挖坟这事想想和真做是不一样的。

  时间还早,我和刚子都躺在床上,略微休息一会儿,整理一下思绪,思考待会儿可能遇到的突发状况。比如坟里面蹦出个女鬼,或者那根本就是一个空坟。

  想着想着,意识变得模糊起来,我竟然看到了白琪,她缓缓地朝我走来,每一步都轻飘飘的,像是在飞。蒙陇中我听见一个声音: 我喜欢你的眼,你是我的眼......

  猛然惊醒,我还在床上,看看时间竟然快到了,我连忙拉起刚子出了寝室。

  今晚的月亮很圆,地上跟着模模糊糊的影子,我们来到学校的东南角,不用细找就看到了,那里果然有一座坟。

  在坟里

  说是坟,其实是一个矮矮的土包,没有墓碑,什么也看不出来。但为了解密,为了徐磊,最主要的是为了我,只有挖了。

  刚子这小子胆子还不小,没等我发话,一铁锹就铲向坟头。这个过程很快,三下五除二,整个坟头都平了。铲掉了坟头,累得我喘起了粗气。这时,我突然感觉旁边的小树林里有东西在晃动,我仔细看去,黑暗中什么都看不到。

  看不到不代表没有,这是一种直觉,有人在监视着我!

  我又是一铁锹挖了下去,这回我看得真切了,刚刚真的有一个白影在我眼前飘过。我拉了拉刚子说: 你看到了吗?

  刚子摇头,还是一门心思地挖着。

  现在想想,可能是我看花眼了。我又开始继续挖。突然,白影再次出现,这回我确定不是幻觉。刚子也看见了,跳出来问我: 什么东西?

  说不怕那是假的,此时我的腿都已经软了,我骗他说: 一只乌而已,继续挖吧,咱们两个大男人怕什么?

  于是我假装镇定地和刚子继续挖了起来,很快,就碰到了棺材板。可等棺材全部挖出来后才发现,这哪是什么棺材,根本就是一个单人衣柜。

  我和刚子七手八脚地把衣柜抬出来,轻轻地打开衣柜的门。门开了,借着月光只看了一眼,我和刚子撒腿就跑。因为衣柜里果然有个东西,说是人,看样子又不像人,如果是人的话也应该死了几百年了,不然不应该变成那样。

  那是个黑乎乎的东西,就像是一个人被火烧成了焦炭一样。那个东西四肢蜷缩着,像个婴儿,但个头却不小,有成年人那么大,而且我还注意到,那个东西的眼睛并没有腐烂,我甚至发现它的眼睛正看着我。

  这些都是我跑开之后脑子里残留的印象。我和刚子不知道跑了多远,到了我们认为安全的地方才气喘吁吁地停下来。我问刚子: 你看清了吗?

  刚子点点头: 僵尸?

  不,不像是僵尸,更像是木乃伊。

  刚子说: 昨办?费这么大力气就挖出这么个东西,你那诅咒解了吗?

  我叹了口气,心里暗想:来挖坟就是为了解我的诅咒的,而挖出来这么个东西,我的诅咒肯定还在,现在该怎么办?

  要不我们再回去看看吧?刚子说, 看电视里人家那棺材挖出来,都会有点儿陪葬品,咱们不能白挖,也去看看,说不定能找到什么宝贝呢!

  不得不说,刚子这小子胆子的确够大。看到棺材里躺着那么个东西竟然还能想到宝贝,真有盗墓的天分。

  我想了想,也是,挖都挖了,还怕啥?于是我说: 走,回去看看。

  选择

  再次回去,那个大衣柜还横在那里,我们轻轻地靠了过去,大衣柜里那个黑乎乎的东西还在,可能是具年代比较久的尸体吧,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用大衣柜装着。

  刚子再次表现出他的胆大来,一只手已经伸进大衣柜里,在那个黑乎乎的东西下摸了摸。好像没摸到什么,他又换了个地方摸了起来。

  看着刚子这样,我不由得佩服起来,这么恐怖的东西,我可是不敢碰。

  刚子,找到什么了吗?

  刚子摇头,刚要说话,就听见一个沙哑的声音从衣柜里传了出来。

  王强......是你吗?

  这声音把刚子吓得趴在了地上。我还好,没趴下,因为我已经吓得不会动了。

  王强,救救我,我是白琪啊!

  白琪?我顿时如遭雷击。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稍微反应过来一些后,才战战兢兢地挪到衣柜边上,看着里面那团黑东西问: 你、你真是白琪?

  我是白琪,我是被人害的。

  声音虽然沙哑,不过我听得出,真是白琪。

  你怎么会变成这样?我问。

  白琪叹了口气说: 都是黄雪,我太信任她了,她利用我对她的信任吸走了我的阳气,我就变成了这样。之后,他们把我埋在了这里。

  这时刚子从地上爬起来,看着我问:这就是你暗恋的那个白琪?

  听到暗恋两字,我的脸先是红了,之后又白了。脑子中瞬间浮现出千千万万的想法:没错,我喜欢白琪,因为她漂亮。她变成这样了,我还会喜欢她吗?

  衣柜里的白琪像是在抽泣一样,不说话了。

  瞬间,一阵沉默,最后还是刚子先说话了。

  不管别的,既然她是白琪就不能这样放着啊,我们先把她抬回去吧。现在寝室里就我们两个人,什么事情等回去后再想办法。

  说着刚子看了看我,我明白刚子的意思,刚子要我背着她。我又看了看她,一时犹豫了。

  这时,衣柜里的白琪说话了。

  王强,你们不用管我了,我都已经这样了,再活下去也没有什么意思,早上太阳一出来,把我晒死,我就解脱了,你们走吧。

  听到最后一句话,我实在忍不住了。我发现我的良心已经浮现出来,没错,我喜欢的是白琪,是她这个人,不管她变成什么样,我都会喜欢她。

  来,我背你。说完我轻轻地抱起柜子里的白琪,放到背上。她的重量很轻,比婴儿还轻,我甚至都怕一不小心把她的身体给弄碎了, 别怕,我不会扔下你不管的。

  俗话说酒壮熊人胆,爱情的力量要比酒大得多,不然我怎么敢背一个比尸体还要恐怖的东西?

  扭曲的爱

  这一夜,白琪已经把她的情况全都说了,我也明白了,这一切都是黄雪搞的鬼。

  原来黄雪如传说中的一样,是个丑女,她家和白琪家很近,两人从小就认识。白琪并没有因为黄雪长得丑而看不起她,这样一美一丑的组合,却是一对好朋友。

  前些日子,黄雪把白琪叫去,说告诉她一个秘密。黄雪首先让白琪躲在衣柜里,白琪照办了,可进了衣柜后,白琪就感觉到里面还有个东西。她想出来,可是怎么都出不来了。

  不知过了多久,衣柜终于打开了。此时的白琪已经瘫在了里面,她睁开眼睛,看到了黄雪,正要怒问为什么把她关起来。就见黄雪拿过来一面镜子,只看了一眼,白琪就晕了过去。

  这时的白琪就如同一具尸体一样,全身都不能动,幸好嘴还能说话。但迎来的却是黄雪的冷嘲热讽,黄雪说:她一直都在嫉妒白琪的美丽,从小她什么都不如白琪,她抱怨老天的不公平,她要夺走白琪的美丽。

  黄雪说,她用降头术吸走了白琪的阳气,此时的白琪就如同半个鬼一样,不用吃喝也不会死,只是不能见光。最后,黄雪把她埋了起来,用黄雪的话说:我是仁慈的,最后还给你留了条命。

  听到这些后,我第一个想法就是去找黄雪拼命,杀了这个魔鬼!

  第二天一早,我找到了黄雪。黄雪看起来还是那么淡定,只是微笑地看着我说: 你什么都知道了?

  我咬着牙说: 如果你不把白琪变回原样,我就用最残酷的方法杀了你!

  黄雪还是不改微笑: 你现在还在想着别人?都自身难保了,还是想想你自己吧,哈哈!

  我、我怎么了?我吃了一惊,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黄雪说: 真是个傻瓜啊!我为什么先害白琪,再引你去把她挖出来?

  为什么?我如傻瓜一样地问。

  从挖开坟的一刻起,你就已经中了我的蛊术。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诅咒,之前那个收音机也只是为了引你去挖开这个坟。你挖了,你的阳气就会被吸走,最后变成白琪那样。

  没有诅咒?那徐磊怎么会变成那样?

  他也是中了我的降头术,如果不这样,你怎么会相信呢?

  你做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我大吼道。

  还不是为了你,你这个小帅哥。说着黄雪用一只手勾起我的下巴,接着又说, 我的男朋友一年前死了,他是个好男生,什么都为我着想,即便我长得这么丑,他还是不抛弃我,他说爱我一辈子。就是这样一个好人,老天竟然让他死了,你说老天是不是不公平?老天欠我太多了,我要报复!终于我碰到一个人,他教会我降头术,有一种可以让人复活的办法,就是养鬼,吸人的阳气,我特意挑中你,就是因为你和我男朋友长得太像了。哈哈,七天后你就会因为阳气尽失,变得比白琪更加丑陋,随之死去,那时候,我的男朋友就会复活了。

  此时的黄雪,简直就是一个魔鬼。

  我一把掐住她的脖子: 我现在就杀了你这个魔鬼!

  杀了我吧,杀了我你还是会死,我男朋友还是会复活!

  夜半焚尸

  最后,我还是放开了她。毕竟杀了她也救不了自己,我必须赶紧想别的办法。

  回去后,我把事情的经过和刚子、白琪说了一下。白琪像是在哭着说: 都是因为我才把你害成这样。

  我摇头说:这和你无关。

  刚子好像在思考,突然说: 我有个表叔,听说他会给人看风水,似乎懂一些这方面的东西,要不我们去找他问问,看有没有破解的办法?

  真的?那太好了,我们现在就去。说完我和刚子出了寝室,锁好门,去他表叔家。

  他的表叔看起来不太友好,话里似乎埋怨刚子把我这个外人带来了。我看出刚子的尴尬,连忙说: 叔叔,我死不要紧,请你一定要救救她。

  他表叔叹了口气道: 也罢,念你痴心一片,和我年轻时真有点儿像,我就帮你一次。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愿意帮人吗?因为人的命自有定数,如果我们故意去破坏、改变它,是会受到报应的。

  我重重地点了点头: 对不起了,让您受到了连累。

  他表叔没再说什么: 听你们这样说,那个人下的降头术一定是摄阳术了,但摄阳术能让人起死回生我还真没听说过。我估计那个女人也是被人骗了,人死了就是死了,怎么会起死回生呢?用摄阳术让人复生,活过来的不是那个人,而是一具没有灵魂的尸体。想要破这个降头术,只要找到吸走你阳气的那具尸体,破坏掉就行了。而你说的想让那个女人还原,也只有一个办法,用别人的阳气来滋养她,而付出阳气的那个人,就会变得和她一样。

  那我们......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快去吧, 未来掌握在自己手里。

  离开后,我们首先想到的是破坏那具尸体,让白琪复原倒是好说,以后有的是时间,而我只有七天时间,此时我身上已经长出了很多褐色的斑点,而且正在不断地扩大。

  回到寝室后,我们三人又研究起来:去哪里找她男朋友的尸体?

  刚子说: 要不我们把她绑过来,严刑逼供!

  我摇头说: 不行,这个女人已经人魔了,满脑袋都是她死去的男朋友,一个连死都不怕的人,还能问出来什么呢?

  这时白琪说话了: 我有种感觉,他男朋友的尸体就在埋我的地方附近,不然她把我埋在那儿干什么?

  有道理,我们就去那儿找找。

  此时已经下午了,我和刚子来到学校的东南角,找了半天,也没有发现不一样的地方。突然,我想到一个可能,会不会在埋白琪的那个坑下面?

  回去后,我准备东西就要来挖,刚子拉住我说: 等晚上,现在不好。

  晚上,我们带上家伙,又一次来挖坟。

  快到学校东南角的时候,远远地看见坑边站着一个影子,似乎是黄雪。

  为了爱

  黄雪说,为了爱她可以付出生命,我也是。

  只是她不懂得爱,她太偏激了。最终没有办法,我只有把她打晕,才开始挖坟。

  挖了半天,果然又挖到了棺材。我和刚子费尽力气把棺材抬了上来。说是棺材,也只不过是几块木板钉起来的。打开后,一股腐臭传了出来,我和刚子立刻捏紧鼻子。

  棺材里果然是个男人,不知道死了多久,看样子并没有腐烂得多厉害,我知道,他是因为吸走了我的阳气才会变成这样的。

  我和刚子连忙把准备好的汽油倒在尸体上,迅速点燃,整具尸体哧啦哧啦地燃烧起来。

  这时,黄雪醒来,看着被点着的尸体痛哭失声,尖叫着就要跳进去,我和刚子连忙拉住她,不一会儿她就哭晕过去了。

  其实她也是个可怜的女生,正如她所说的,老天对她太不公平了。

  终于,火光熄灭了,我的心也放了下来。

  第二天早上,听说黄雪疯了,满学校跑,喊着她男朋友的名字。没过多久就被她的家人给接走了。

  现在还面临的一个问题是让白琪恢复成原样。

  我们找来刚子他表叔,他表叔面色沉重地说: 你真决定好了?

  我重重地点头说: 拜托你了,只要她好。

  他表叔暗暗地点了下头。

  这时白琪说: 不要听他的,不用管我,这个世界上有这样一个人爱着我,我就已经满足了,我真的不敢再奢求他为我付出什么,我还不起,这辈子我都还不起。

  刚子表叔摇了摇头: 你们两个还真是麻烦,反正只有一个人能变好,要不抓阄吧?

  要他好!我和白琪同时说道。

  突然,我又看到一个白影飘了过来,他表叔似乎也注意到了,但是别人都没有察觉。

  强哥,你还记得我吗?

  你是婷婷?我大惊,婷婷是邻居家的女孩,小时候我们青梅竹马,可是她却在三年前出意外死了。

  强哥,我已经死了,想为你做点儿什么,这个女孩就交给我吧。话音刚落,白影一闪,再次消失了。

  婷婷,婷婷!我喊着。

  我爱你。虚空中传来婷婷的声音。

  而此时的白琪在一点点儿地变化着:皮肤一点点儿地变丰满,黑色也慢慢变成了黄色,只是片刻工夫,竟然恢复了原样。

  太好了!我拉起白琪的手说。

  白琪也是满脸兴奋,一把抱住我,眼中的泪水止不住地流着。

  尾声

  周末,我和刚子、徐磊、白琪四人来到婷婷的墓前。

  徐磊在刚子表叔的帮助下已经恢复了正常,而我也从他表叔那里知道,鬼魂是有办法救人的,只是鬼魂要付出自己的灵魂,也就是魂飞魄散。

  白琪拉着我的手对着婷婷的墓说:谢谢你。

  我挽过白琪,说: 老天是公平的,给了我机会来爱你。

  白琪一笑,指着婷婷的墓碑说: 你也要像爱我一样爱着她。

本文来源:http://www.diffuseuk.com/lizhigushi/21275.html

Tags:情感故事幸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