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故事大全_成语摘抄大全_祝福语诗歌大全_名言台词大全

网站首页 故事大全 正文

传奇故事之鸳鸯镇

2021-04-03 故事大全 13 ℃ 0 评论
【www.diffuseuk.com - 鼎峰文章网】

  陆峰捋捋满头的白发,在一阵热烈的掌声中走下主席台。他刚出鸳鸯一矿的大礼堂,贺矿长等人就追了上来。贺矿长笑着对陆峰说:“陆老,您今天的报告虽然诙谐风趣、谈笑风生,可我对这场报告并不太满意!您怎么不把‘鸳鸯’二字的来历讲给在座的年轻人听听?”陆峰听闻后淡淡地一笑,说:“‘鸳鸯’二字,从命名到使用,都是由有色258队集体研究决定的。如果非要扯上我的话,岂不是有点强人所难了。再说了,我讲这些,还不知道老伴她同意不同意呢!”贺矿长听后,转身对手下一拨人神秘地一笑,饶有兴趣地说:“也许你们还不知道吧,我们整个鸳鸯矿区最初就是由陆老夫妇发现的。那时,他们都很年轻,他们不仅为祖国的地质找矿事业贡献了自己的青春年华,还差点牺牲在这片土地上。在我们鸳鸯矿区,不光蕴藏着丰富的磁铁矿,还流传着一段惊险、刺激而又极富传奇色彩的爱情佳话呢!”

  听闻贺矿长的一席话,陆峰感触颇深,万般心绪涌上心头。三十多年了,在这行云流水般的岁月里,他见证了鸳鸯镇建矿以来的巨大变化,又目睹了新一代地质人的茁壮成长。他的思绪,又随着斑驳的记忆,回到了三十多年前那个惊心动魄的夜晚。

  那是1964年的夏季,作为地质工程师的陆峰和同事海欣去乌蒙山北进行地质填图。从驻地到乌蒙山北,要徒步行走十几公里的路程,还要翻越一道山梁。这道山梁是乌蒙山脉的一个支脉。乌蒙山地处河西走廊腹地,它又是祁连山的一个支脉,和众多的祁连山支脉一样,乌蒙山上的积雪,终年不化;山间的云雾,终日缭绕在这绵延的崇山峻岭之中。

  快爬到山顶的时候,陆峰遇到一个陡峭的石崖,他见海欣爬不上这个石崖,便努力伸出自己的右手去拉她。尽管他的身体已经倾斜到了极限,可仍然够不着海欣。眼看海欣就要滑下去,他急中生智,忙将自己的右脚伸出去。他高声喊道:“拽住我的脚!”海欣双手死死地拽着陆峰的右脚,陆峰紧抱着一棵树干,努力地向上拉她。他见海欣连滚带爬地上来了,终于舒了一口气。可爬上山顶一看,眼前的景象,令他们大吃一惊!

  只见山顶那边的无名沟里,支沟纵横、云雾缭绕。每条支沟两侧的山体上都覆盖着郁郁葱葱的植被。主沟下游的不远处是一个海子,明亮如镜;上游是一块平缓的川地,绿草丰茂。而对面的主峰下,是一抹悬崖断壁,只见云雾翻滚,气象万千。习习山风吹来,陆峰领略到的是河西走廊独有的山景。他擦擦脸上的汗,向前挪了几步,又对海欣说:“常言说,山顶上的风,挑断人的筋。小心些!”海欣在他的提醒声中也向前挪了几步,然后俯下身来。陆峰摘下背上的图夹,展开地形图一看,觉得不太对劲。因为图上的这个位置,明明没有这个海子,地形切割也很厉害,比高很大,可这里怎么和图上的地形对不上?他放眼向下游望去,只见海子左岸边缘的山体坡度明显要比旁边的陡峭,而且很光滑,植被也稀少。海欣也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地图,她问陆峰:“这是怎么回事?”经验丰富的陆峰凝视一会儿,慢慢地说:“看样子,这个海子是成图以后形成的堰塞湖。”海欣一听,觉得有道理。她见海子左岸的山体坡面很像一个滑坡的滑动面,而右岸的坡面被绵延的山脊遮住了,她打心眼里佩服起这个只比自己年长几岁的工程师来。海欣拿过地质包,掏出罗盘想找找方位,可不知怎么回事,罗盘的指针今天不太好使,一会儿静止不动,一会儿又突然旋转几十度,气泡也不好居中,应用起来,一点也不像平常那样灵活自如。

  陆峰想抽支烟,可山上的风很大,地形图也被山风撕裂了。这一幕,正如《地质队员之歌》所唱的一样:“是那山谷的风,吹动了我们的红旗……”他一连划了好几根火柴,都没将烟点着。眼看火柴只剩几根了,他索性不抽了,便将火柴放入地质包。他掏出自己的罗盘复核了一下,结果也是一样。他不知道为什么,便收起图夹和地质包,和海欣一前一后一步一步地鱼贯而下。由于山上的植被很厚,难以穿越,更不好找地层界线,他们便朝相对容易些的那块绿地走去。

  看似不远的一段路,他们竟然走了一个多小时。快出林子的时候,陆峰小解了一下,尽管海欣在前面有意放慢脚步等他,但他们之间,还是落下了一段距离。当陆峰扒开灌丛走出林子的时候,海欣已经到绿地边了。陆峰只顾往前走,他根本就没注意,刚刚扒开的灌枝在空中摇晃了几下,又在瞬间合上了。

  海欣回头望了一眼陆峰,双脚便迈向绿地。她走着走着,左脚突然陷进了泥里,她一挣扎,反而陷得越深了。在她尖叫的工夫,肩上的地质包已经掉在了绿地上。陆峰高喊了一声:“不好,是沼泽地,别动!”这时,海欣已经被陷到齐腰深了。她带着惊惧的眼神,喊着:“救命!”陆峰飞快地冲向湿地,他急忙解下身上所有的东西,慢慢朝海欣爬过去,可沼泽地一经海欣的扰动,边缘地带也在瞬间失去了承载力,陆峰看到自己离海欣还很远,知道自己根本就无法接近海欣,便急忙脱下自己的上衣、解下自己的皮带。他躺在沼泽地上,为的是增大接触面积,不致于下沉。陆峰将上衣和皮带拴在一起,自己捉住皮带的一头,将上衣的一头甩向海欣。只见衣袖落在海欣的地质包旁,地质包静静地浮在湿地上,遮住了海欣的头部,眼看海欣够不着衣袖,陆峰都快急疯了。他焦虑地想了想,突然朝外打了个滚,又脱下自己的裤子,将皮带和上衣拽了回来,再将裤子和上衣的袖子接在一起,最后,他将裤腿甩向海欣。这时,海欣的身体已经陷到腋下了,巨大的侧压力使她吸气都显得很困难。她喘着粗气,脸有些发红,见到陆峰甩过来的裤腿,她就像看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她紧紧地拽住了。陆峰见了,拽起皮带就慢慢往外爬。他边爬边对海欣说:“拽紧,用双手,千万不要松手。”陆峰开始用力地往外拉,累了就趴在地上歇一会儿。就这样,拉拉停停,足足用了半个小时,终于将海欣从沼泽地里拉了出来。

  到了硬地上,陆峰无力地往地上一躺,他闭着眼,静静地回想着刚才惊心动魄的一幕。心想:还好,拉上来了。要不,自己怎么向领导交待?

  海欣也是在心有余悸中镇定下来,她看到陆峰只穿着一个裤头和背心,便羞涩地将头侧向一边。她也被吓得够呛,她的裤腿里灌满了泥巴,齐腰以下感到冰凉凉的。她往自己的脚下一看,只见自己只穿着一只登山鞋,另一只鞋不知什么时候落在泥潭中了。她用沾满泥巴的双手捂住脸,眼泪便无声地流出她的指缝,将她手上的泥巴稀释成一绺一绺的。干地质使她付出得太多了,包括耽误了自己的终身大事。上个月,她就收到哥哥的来信,说邻居给她物色了个对象,想让她回去见见面。可她愣是没有回去,因为她被分在陆峰的项目组里。陆峰是全局的技术领军人物,她不想放弃跟陆峰学习的绝好机会。

  陆峰躺在地上休息了一会儿,善于动脑筋的他有些纳闷。按理说,崇山峻岭之中很少会有沼泽地,可为什么这里会出现一块沼泽地呢?他想了想,也许是与堰塞湖有关吧!对了,一定是。堰塞湖的形成,致使上游的地下水位抬高,形成湿地就是很自然的了。海欣爬在地上擦着泪,突然看见陆峰滚向了沼泽地。她不明白陆峰是怎么了。只见陆峰麻利地拽起了她的地质包,又打着滚回到了硬地上。陆峰喘口气,便对海欣说:“小海,你将衣服拿到海子边洗洗吧!我找些干柴,生堆火,我们先把衣服烤干再说!对了,洗衣服的时候,一定要小心!

  海欣“嗯”了一声,便抹把泪,可就她在起身的时候,她还是哭出了声。陆峰看到满脸是泪的海欣,脸上的泥巴一道一道的,不知用什么话来安慰她。只好慢慢地说:“小海,别害怕,都过去了。”在海欣准备去洗衣服的时候,陆峰发现海欣只穿着一只鞋,便脱下自己的左鞋,高声喊道:“穿上我的鞋吧!”海欣犹豫地看看陆峰,陆峰知道她在想什么,便说:“穿上吧!我不要紧。可能大一点,你把鞋带系紧些。”

  陆峰只穿着一只鞋,单足跳着开始拣柴。半个小时过后,海欣羞答答地抱着衣服回来了。她好像是洗了个凉水澡,全身上下都是湿漉漉的,包括她穿的裤头和短袖上衣。她的腿,白皙而修长;她的胸,丰满而坚挺。陆峰只是用眼睛的余光扫了她一眼,一种难以抑制的亢奋便向他袭来。在这个人烟罕至的地方,孤男寡女,又是半裸着身体,正处青春年华的陆峰,难免会有强烈的生理反应,海欣更是羞得满脸通红。陆峰根本就不敢看海欣,他转过脸去说:“我收集了一堆干树皮和枯枝,我们生两堆火,各烤各的。烤干就回吧!明天多带几个人来。”海欣听后,又“嗯”了一声。

  陆峰开始生火,他从地质包里掏出火柴和废纸,用了两根火柴,点燃了绒柴。然后,他将粗一点的树枝放入篝火中,等柴火完全点燃了,他抽出两根燃烧的柴火,攥在手里,便要去林子。临走时,他对海欣说:“放心烤吧!我不会出来的,最好连内衣也烤干了。”海欣红着脸说:“还是你在这烤,我去林子吧!”陆峰听了说:“不行,林子里空气湿度大,衣服不容易干。再说,林子里万一有野兽怎么办?”海欣听了不再言语。陆峰拿着衣服和两根燃烧的柴棍就向林子跳去。过了一会儿,海欣高声问他:“林子里有干柴吗?”她喊完的时候,山谷里发出几声沉闷的回音。只听陆峰高声回复:“有。”又是几声回音掠过。

  陆峰在林子里烤着衣服,他不经意地发现地上有蘑菇。他想起来了,前天下了一天雨,今天蘑菇也该出来了。爱吃蘑菇的他,便将衣服挂在树枝上,摘了几片闻闻,然后用舌头舔舔,确信不会有毒,便将蘑菇送到嘴里。这时,突然听到海欣的一声尖叫,接着听到海欣高喊道:“陆工,快过来。”陆峰听到喊声,穿着一只鞋就跑了过来。他裸着上身,下身只穿着裤头。在他跑过来的时候,看到海欣背对着自己,她弓着腰,撅着臀部,一X丝X不X挂地捂住私处,样子显得很惊恐。猛然间,陆峰发现海欣的正前方有一条胳膊粗的大青蛇,它高昂着头,口中吐着红红的信子,正望着不知所措的海欣。陆峰急忙脱下登山鞋,拿起一个长棍,将棍子的一头插X进自己登山鞋的鞋袋里。鞋袋里备的是蛇药,这是地质队员野外应急用的。陆峰将沾了蛇药的树枝伸向大青蛇,树枝还未接近它,大青蛇就一溜烟地跑了。草地上,只闪过一道弯弯曲曲的影子。

  等海欣转过身来,她才发现,原来自己竟是赤身裸体地站在陆峰面前。陆峰急忙转过身,海欣紧张得不知如何是好,一会捂私处,一会捂胸脯。她羞涩地蹲下身来,责备道:“你不是说不出来吗?”陆峰尴尬地说:“不是你喊我出来的吗?”海欣这才想起自己在惊慌中把什么都忘了。陆峰感到左脚生痛,他知道,那是刚才跑出林子的时候,扎了刺。

  陆峰拿起针线包,回到了林子。他剜了刺,烤干了衣服,穿好以后,高声问海欣:“好了没?”一阵回音响彻山谷,海欣回答说:“马上好!”当回音再次响起的时候,陆峰点了一支烟。他发现,只剩七根火柴了。

  陆峰刚抽完烟,海欣就喊了一声:“陆工,出来吧!”陆峰依旧是单足跳出林子,他见海欣闪动着明亮的眸子看着自己,眼神中带着一丝从未有过的羞涩,但她的样子要比平常妩媚得多。陆峰的心也随着急促的呼吸剧烈地跳动起来,他能感觉到自己心中那股燃烧的火焰。

  因为没鞋穿,陆峰只好用单面刀片将自己的地质包顶盖割下,地质包是用帆布做的,他将帆布割成两寸宽的束带,用针线网起来,把自己的左脚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然后,他笑着说:“小海,看看我做的鞋怎么样?”海欣苦笑一下:“你总是那么乐观!”

  他们想往回走,但根本就找不到原来的路。走了两个多小时,又回到了刚才点燃篝火的地方,陆峰见那堆篝火依然冒着青烟。这时,陆峰左脚上的帆布也已磨破,脚掌上扎了不少刺,开始生痛。他无奈地看了一眼海欣,海欣也是一脸的茫然。陆峰掏出针线包,用针剜掉扎在脚掌上的刺,又打开罗盘想找找方位,可罗盘的指针动都不动,任凭他怎样磕碰,指针还是静止如初。陆峰让海欣打开她的罗盘试试,结果也是一样。他们惊诧了,认为自己闯入了灵异地区,要不,罗盘怎么会失灵?难道这里蕴藏着大量的铁矿?或是有其他磁场干扰?

  他们彻底迷路了。眼看太阳就要下山,肚子也饿了。陆峰焦急地看看四周,迷茫得不知所措!

  又转了两个小时,毛绒绒的草地上,都难以见到他们留下的足迹。这时,暮色沉沉,瘴气渐起,可怕的雾团像狰狞的怪兽一样弥漫了整个沟谷。眼看天色越来越暗,陆峰失望地看了海欣一眼,他仰天长叹一声。心想:完了!走不出去了。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陆峰和海欣再次来到篝火旁,篝火已经完全熄灭,但尚有余温。陆峰尽量掩饰着心中的绝望,他对海欣说:“看来,我们只能在此过夜了。”

  海欣听后满眼是泪,她说:“陆工,我怕,我想我妈。”陆峰走过去,轻轻拍拍海欣的肩膀说:“没事的,明天一定能走出去。”

  陆峰吩咐海欣开始清点东西,陆峰的包里有半包香烟、七根火柴,还有一个馒头和一袋榨菜,海欣的包里有两个煮鸡蛋和一块压缩饼干。这在当下,已经是很奢侈了,因为三年困难时期刚过。除了这些,他们随身还带着创可贴、塑料布、水壶、刀片、文具盒、地图、地质锤、放大镜、针线包、野外记录本和罗盘等物。只可惜,罗盘已经用不上了。陆峰让海欣坐在一旁歇着,自己开始生火。等生着了火,他又开始不停地拾柴,哪怕是一根潮湿的柴棍,他也不放过。因为他知道,这次点燃的火,是不可以灭的。如果失去了火源,那就没法生存了。

  陆峰将水壶的背带卸下,将水壶放在火堆里,立在一块小石头旁。等水温热了,他们便开始用餐,就两个煮鸡蛋和一个馒头,两人你推我、我推你地谁也不肯吃。最后,每人只吃了一个煮鸡蛋,谁也没吃饱。馒头、咸菜和压缩饼干都存了下来。

  陆峰往篝火里添些柴,将自己包里的东西尽数掏出,又从海欣的脚上要来自己的登山鞋穿上,举了一个火把就走向林子。海欣不解地问:“陆工,你干啥去?”陆峰说:“白天烤衣服的时候,我看见林子里有蘑菇,我去采些来。”海欣担心地说:“万一有毒呢?”陆峰笑笑说:“不会的,我白天已经吃了几个。”

  海欣在焦急地等待着,陆峰回来了,他采了半包蘑菇。陆峰将蘑菇提到海子边用水冲冲,又灌了半壶水,他将水壶置于篝火边的石块上,慢慢地,壶里的水开了。他将蘑菇撕成条,塞进水壶里,估计蘑菇熟了,他用柴棍将壶里的蘑菇丝抠出来,攒在图夹上,笑嘻嘻地说:“小海,吃吧!就是缺点盐。”

  转眼,两人将半包蘑菇吃完了,居然都吃饱了。这时,潮气再度袭来,地处高海拔的河西走廊,昼夜温差很大,海欣的嘴唇都冻得发紫了,她哆嗦着身体,嘴里直喊冷。陆峰一看,便掏出刀片,将自己的地质包割开,用针线缝了一个小马甲,让海欣穿上。海欣穿上马甲以后,尽管还是冷,但她已经是满心的幸福了。

  陆峰不住地往篝火堆里添柴,但两人依然很冷。陆峰将篝火围成一个圈,海欣掏出塑料布铺在篝火中间,他们背靠着背,用身体相互取暖。

  这时,远处传来两声“嗷嗷”的叫声,陆峰紧张了,海欣更是吓得转身就抱住了陆峰的后背。在她抱住陆峰的时候,惊惧中的她,闻到的是陆峰身上那种淡淡的烟草味和男人特有的汗味,但她这会儿顾不了许多。陆峰知道是遇上狼了,但他昕老人们说,狼害怕火,只要火不灭,狼就不敢近身。海欣依然紧紧地抱住陆峰的后背,陆峰能感觉到海欣那酥软的乳房紧贴着自己的后心,他又是一阵亢奋。但他不动声色地说:“小海,别怕,我们有火堆,狼不敢近火。”陆峰轻轻将海欣的纤手掰开,他从柴棍中找出两根比较粗、比较长的,给了海欣一根,自己留了一根,又掏出两人的地质锤,备在一边。他说:“万一狼要过来,就用它防身,到时看我的眼色行事。”海欣胆怯地点点头。

  这时,又是两声“嗷嗷”的叫声,这次,明显离这里近了。陆峰举目四下观望,可看不见狼的影子。陆峰吩咐海欣:“不要怕!有我呢。”陆峰站起身来,又是一圈巡视。终于,他在沼泽地里看见了两道绿光,幽幽地发着亮。他知道,只有一只狼,但自己一点儿也不敢流露出害怕的样子。要不,海欣会崩溃的,他甚至没敢告诉海欣,狼已经来到了沼泽地。他心里不断地安慰着自己,总算知道狼的方位了,这样防卫起来,也能做到有的放矢了。

  也许是狼真的怕火,也许是狼害怕这两个陌生人,也许是这两位命大,总之,那只狼在沼泽地里守到半夜,竟然没敢过来。天还没亮,它就发着“嗷嗷”的叫声离开了沼泽地。

  这时,海欣困极了。她倒在陆峰的怀里睡着了。陆峰害怕她感冒,不敢松手,便将她的地质包腾干净,盖在她的前胸。

  陆峰一夜没睡,他就这样幸福而又担心地坐了一夜。鸟叫的时候,晨曦渐临,海欣醒了。她见自己竟然倒在陆峰的怀里,便露出满脸的红晕。她羞涩地端详陆峰一眼,继而又激动地扑到他的怀里,疯狂地亲吻起陆峰来。那热烈的亲吻,立刻使陆峰亢奋起来。海欣的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清香,那是陆峰从未体会过的。同时,海欣的身上,还洋溢着一种充满青春活力的诱惑,再次撩起陆峰那种无法抗拒的冲动。他紧紧地抱住海欣,深深地陶醉于这初吻的甜蜜之中了。

  许久,海欣放开陆峰说:“上个月,我哥来信说,让我回家去相亲。现在,我决定不去了。咱俩好吧,行吗?”陆峰惊喜地看她一眼,继而又淡淡地说:“我比你大好几岁,你父母和家人会同意吗?”海欣说:“他们不同意又能怎么?我的事我做主。再说了,你都看了我的身子……”

  天亮了,他们分吃了那个馒头和那包榨菜。陆峰将帆布束带掉个方向缠在左脚上,准备再次寻找出口。临出发的时候,他们又拣了些柴火,一束接一束地搭在一起,然后,点燃了一头,希望大本营的同志找来时,能看到烟火。他和海欣就这样肩并着肩、手牵着手,转了一大圈,但仍然没找到出口,他们又回到了篝火旁。

  中午时分,山梁上出现了分队长李勇等人的身影。昨晚,当李勇发现陆峰和海欣没有归队的时候,他就通过电传向大队王队长做了汇报,这一消息惊动了整个大队领导班子。大队领导命分队全体成员分头寻找,但分队的同志拿着手电找了整整一夜,也没找到他们的踪影。今天一早,李勇特地请了一个当地的老乡做向导,朝着乌蒙山北一路寻来。他们在山梁上,远远就看见陆峰他们点燃的篝火,便向着烟火升起的地方慢慢寻来。在他们汇合的时候,陆峰紧紧地抱住了李勇。那感觉,就像遇见了一位久未谋面的亲人。老乡见了激动地说:“这就是我们的地质队员,一群可敬可爱的人。只是我们这里的山口都被灌丛遮盖,顺沟往下的时候,根本看不见路口。只有扒开灌丛,才能发现出口,但只要一松手,灌枝又会合上。”陆峰和海欣听后对看一眼,他们总算明白为什么找不到出口了。

  后来,这块沼泽地,因为罗盘失灵而上了物探,物探解异电阻率超低,于是,上级主管部门批准上钻,实施详查。上钻前,有色258队派出专业爆破人员炸开了堰塞湖。出人意料的是,一上钻,竟然打出一个大型铁矿来。据专家介绍,这里的磁铁矿属于构造控矿,最高品位达到78%,最低品位达到了31%,平均品位达到了52%,储量居西北第一,而堰塞湖所在地就是断层的破碎带。为此,有色258队的地质找矿,实现了建队以来的重大突破!

  在年底的表彰大会上,陆峰和海欣胸前佩戴着红花,端坐在主席台上。表彰大会的现场就是他们的婚礼现场,陆峰和海欣在大家的祝福声中结为一对伉俪,他们的传奇故事也在有色系统不胫而走。后来,经队务会研究决定:为了纪念这对患难与共的幸福伴侣,有色258队决定将这个新发现的铁矿命名为鸳鸯铁矿。再后来,这里先后实施了勘探和开发,并修建了两座矿山,分别叫做鸳鸯一矿和鸳鸯二矿,还建了一个选矿厂和冶炼厂。70年代末期,这里成立了一级人民政府,叫做鸳鸯镇人民政府。

  “陆老,陆老。”贺矿长的叫声,将陆峰从尘封的记忆中唤醒,他看了一眼贺矿长,余兴未尽地说:“不好意思,往事如烟呀!我的事业和我的爱情都是从这里开始的。三十多年啊!弹指一挥间,如今,我的儿子都已在这里工作三年了。”

  贺矿长看着略显龙钟的陆峰,无不感慨地对属下说:“你们看,陆老的一头白发,像不像我们河西走廊上的一座雪山。我们老一代的地质工作者,为了祖国的地质找矿事业,他们真是献了青春,献子孙呀……”

  这时,从井下升起的罐笼里,走出一个年轻的地质人。他瘦高的个头,高挑的鼻梁,浓眉大眼,飒爽英姿,俨然一个三十年前的陆峰。他头戴安全帽,身穿地质服,笑嘻嘻地向贺矿长和陆峰迎面而来……

本文来源:http://www.diffuseuk.com/lizhigushi/21077.html

Tags:鸳鸯传奇故事

热门推荐